湾里网

湾里网 > 社会 > 故事:3任娇妻都被杀,尸体上的字让他恐惧:20年前报应来了

故事:3任娇妻都被杀,尸体上的字让他恐惧:20年前报应来了

2019-10-17 11:32:05| 发布者: 湾里网| 评论: 3362|

摘要:

应用作者:均安,每天读一些故事

崇安街位于北京郊区,平日行人稀少。与北京的繁荣地区相比,这里冷得多。但是今天,它并不比帝都脚下熙熙攘攘的街道更糟糕。在5点钟的时候,太阳大厦里有一个喊叫的声音。一些早起的小贩很好奇,俯下身去看。原来他们崇拜皇帝和他的家人。

今天是孙先生的结婚日期。天亮时,孙家的仆人出来分发糖果和钱。整个孙家挂着灯,兴高采烈。

但是谢春堂五个人站在前来祝贺他的人群中,浑身都不自在。你周围的人穿着华丽,可以被视为富有或昂贵。这五个人,扮成江湖中间人,显得格格不入。

大刀的脸非常难看。谢春堂在江湖上名气很大,无论走到哪里,主人家人都不会出去迎接他。但是当我今天来到这里时,一点也不受欢迎。甚至这里的仆人也对他们漠不关心。

“先生,孙家与我们无关。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愚蠢的婚礼?”大刀声音洪亮,怒气如问,引得他周围的人转向谢春堂的视野。

“我以前帮他们护送过护卫队。孙家让我安排会议。那些有一些友谊的人会发出邀请卡。”蒋业国并不恼火。他看着周围的客人,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他们不给我们面子。我们为什么要把脸贴在这个冰冷的屁股上?”

姜业国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头:“我还是要给点面子,孙嘉。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顺着蒋业国的眼睛往下看,恰好是孙家大厦的大门。孙家房子的院墙高三丈,四周有几丈宽的河。如果你想进入或离开,你必须在门口放下木板才能通过,就像一个小城市一样。在普通人眼里,俗话说孙家是大亨们的家,但他们不知道财富与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大刀还想抱怨什么?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把人们的目光吸引到了过去。原来,接待小组到了,立刻,整个院子里充满了鼓声和唢呐声。

所有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轿子,希望透过窗帘看到里面坐着什么样的女人。

“这是第三次……”周围五个人,有人窃窃私语。

"是的,这个孙元伟娶了一个却死了另一个,真是不幸."另一个叹了口气,“唉,这个家庭的女儿真敢结婚。”

“你看这辆八抬大轿车,是当老婆结婚的。短命有什么不好,赔个女儿,改变家庭几代人的繁荣,有的是人愿意……”

在期待的目光中,轿子进了房子的大门,停在主屋前。西坡走上前去,准备拉开窗帘,邀请新娘下火盆。

克西婆似乎在吊着人们的胃口,突然一动不动地站着。

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于是走过去看了看。这时,西坡瘫坐在地上,毫无预兆,牙齿打颤,发出惊恐的叫声。

姜业国急忙跑过去看轿子里的景象,心里绷紧了。

新娘闭上眼睛,坐在轿子里。鲜红的婚纱因为有血而格外耀眼。别猜了,人都死了。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她的脸上刻着字。

如此血腥的场面,但线条写得很工整,就像扇子上的铭文。

姜业国走近,透过血清楚地看到了这句话。

"生与死,致富,就是和子成说."

谢春堂五个人坐在孙家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婚礼的顺利进行,竟然变成了一场悲剧。

“先生,你不觉得奇怪吗?”伊一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新娘死了,孙家的第一反应不是向官员汇报,而是找我们帮忙破案,这是为什么?虽然我们开门做生意,但我们不会拒绝。

但是,在过去,谢春堂要么卷入了政府无法介入的江湖纠纷,要么案件长期未能得到解决。在像孙家这样的大家庭里,对事故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找政府吗?"

“因为要调查此案,一个人必须对这个政府有透彻的了解。一个人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孙家不想让政府知道的事情。”

"太阳家族似乎有一个明亮的外表和一些阴暗的活动."SEAO说,“看看这位新娘的死,你就会知道她激起了什么样的恶意。”

说起这个案子,五个人看起来很严肃。案件突然发生,五个人一起床就撞到了墙上。

“新娘叫张素,胸部中刀,应该是致命的。他脸上的字刻得很完美,显然是在他死后。”伊一说。

“死因并不罕见。关键是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姜业国说:“根据张的家庭记忆,新娘的弟弟通常会把她抬上轿子。也就是说,张素上轿子之前很好。”

“然后轿子到了地方,一掀帘子人就死了。只有一种可能性。张素在半路上被杀了。”刘怀生接着用蒋业国的话说,“但当时有八个人抬着轿子,八双眼睛看着它,它一路平稳。轿子甚至没有拉上窗帘。怎么会有人进去杀了她?”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性。”SEAO说,“一是张素在他脸上刻字,然后自杀。”

苏玉刚一说完,他就否认自己:“不管她能否忍受痛苦,她脸上的字迹都很工整。检查时轿子里没有镜子,显然她自己做不到。”

“还有其他可能吗?”大刀问道。

"八个轿夫将联手杀了一半的路,然后把人带到这里."

“不太可能。”河野阔摇摇头。“繁忙的街道和婚礼的高调,八个人抬着轿子怎么能逃过每个人的眼睛?”

“那还有什么可能?”

苏玉问完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这五个人试图考虑是否还有其他可能性,但很长一段时间没人说话。

姜业国紧锁眉头看着这四个人,想了一会儿说,“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案子。我们不能把自己吊在树上。”

“比如?”伊一看着他。

“例如,为什么凶手在婚礼当天杀死张素?这一天挤满了人和眼睛,显然这是开始工作的最不合适的时间。”

"例如,为什么凶手把他的笔迹留在张素的脸上?"刘怀生跟着姜业国说道。

说到这里,蒋业国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死而生就是和子成说。”这句话来自《诗经》,应该有后半部分。"

“‘握住你的手,和你一起变老。"许多人知道这样一个著名的句子。"刘怀生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已经和你发誓,无论生死,我都会和你在一起。”说到这里,姜业国眯起了眼睛。“结婚那天,一个漂亮女人的脸上刻着这样一句感人的话……”

听完姜业国的话,SEAO突然回应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张素死前和任何人都有感情纠葛?”

“很有可能。”姜业国终于觉得这个案子有了一些答案,“我们的下一个出发点应该是“情感”这个词。让我们分头去了解这个消息,看看在此之前是否有人与张素有不寻常的关系。”

经过一番调查,正如姜业国所料,谢春堂发现了一些线索。

"这个素食家庭在北京郊区开了一家小药店。"当我们再次见面时,卢怀生说,“他的父亲是一名兼职医生,他的生意很正常,但他的生活很好。”

姜业国看着卢怀生,示意他继续。

“可是张苏游哥哥不争气,赌博,经常赔钱。要不是张素的兄弟失去了家庭,她的父亲是不会愿意放弃他的女儿做妾的。”

“但是这和我们的调查有什么关系?”刘怀胜说了一半,大刀插嘴道。

“乍一看,没关系,但后来我听到张家附近的邻居说张素的兄弟和一个人是死敌,就问他们的名字,就是孙陈豪。”

"这不是孙先生的第二个儿子吗?"SEAO记得孙先生共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大儿子,孙庆辉,是他第一任妻子生的。

“你不认为这是巧合吗?”刘怀胜问道,“我再问一遍,这个元素和孙w差了二十岁,但是和孙陈豪年龄差不多。我从邻居那里得知,孙陈豪经常去张家买药,他买的都是非治疗性补药。现在他想去看看张素。”

“这个太阳陈豪和张素……”伊一沉思着。

“是不是因为张素想嫁给他的父亲,孙陈豪怀恨在心,所以他动了手要杀了他?”SEAO猜到了。

“那这太不公平了!”伊一不满,“张素愿意嫁给孙先生吗?我不这么认为!不是被那三个追随者和四种美德强迫的!如果孙陈豪因为不敢和父亲打交道而攻击张素,他就不是一个人了!”

姜业国看着人群,一次说一个字,提醒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有孙陈豪一方的嫌疑。目前,我们将把调查重点放在孙陈豪身上……”

谁知道,姜业国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撞开了,一个人跑了进来。

来人是孙福的仆人。他脸色苍白,嘴唇颤抖,说出了意想不到的消息。

孙陈豪,死了。

当谢春堂全部冲过去的时候,孙陈豪的卧室已经变得一塌糊涂。

姜业国的阴沉声音在他心里不好受。在这种情况下,犯罪现场一定被摧毁了。但是现在无事可做,所以我们必须先去看孙陈豪的尸体。

蒋业国第一眼看到尸体,就感到一阵震惊。同时,他几乎可以断定杀害张素和孙陈豪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孙陈豪的脸上也刻着诗,同样的字体,同样的工整。

"握住你的手,和你一起变老."伊一默默地说,“整个句子是完整的。”

这是一首感人的爱情诗,但此刻却刻在了孙陈豪的脸上。这是无法形容的奇怪和可怕。

姜业国看着房间里的场景,叹了口气。孙陈豪死在这里,发现他死后,有人在这里跑来跑去。这个场景已经被破坏了很长时间。

“告诉你,这房子可能闹鬼……”

这时,姜业国隐约听到了他周围微妙的声音。他看着这个男人,一个大约30岁,皮肤黝黑的男人,看见姜业国看着他,急忙把眼睛藏到一边。

姜业国三步两步走到他面前,问道:“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也知道孙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说这样的事情不合适,但是看到几双眼睛都在看着自己,只好神色平静的道:

“我是孙福疗养院的,刚刚出了谋杀屋,主人命令我们加强警戒。事故前后,我一直在西蒙周围巡逻。第二个少爷的房间就在西蒙对面。我亲眼看见他走进房间,然后没有其他人进去,然后仆人进去送东西,发现他死了。”

“我听说张素死在轿子里。情况类似。显然没有人接近她,但她被杀了。这种方法太残忍了。”警卫说这话时故意压低了声音,好像他周围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你说没人做这件事,还能是什么?”

医院的话过后,吕槐的背很冷:“是吗...鬼魂?”

“呸!”大刀怒视着他。“鬼是无形的东西。你怎么还能在脸上刻字?”

正当几个人争论的时候,姜业国问医院,“你确定没有人进出吗?你在路上有时间离开或小睡吗?”

“我肯定。”卫兵必须点头。“看看西蒙的房间。天黑了。第二个少爷的房间是唯一开着灯的房间。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边。”

郭河野若有所思地说:“我刚刚检查过窗户是从里面系上的,没有任何人在被损坏后进入屋顶和周围地区的迹象。这说明了一件事。”

“什么?”大刀喊道。

“凶手很久以前藏在房间里,然后杀人。当尸体被发现时,他偷偷溜走了,而医院和仆人们则急忙去寻求帮助。”

“不对,尸体是仆人进来时发现的,根据你的陈述,仆人进来时凶手还在房间里。当一个人死了,仆人的第一反应必须是看看房间里是否有杀人犯。他怎么会不被人看见呢?”大刀质问。

”仆人进来,发现孙陈豪已经死了。他一定是匆忙确认后跑了出去。凶手很可能藏在房间里不容易找到的地方。等到仆人和卫兵惊慌失措并叫人时,再抓住机会溜走。”

“藏人的地方?”大刀喃喃自语,“只不过是橱柜、床和门后。”

"如果你仔细看,你可能会发现一些线索。"姜业国说。

结果,这五个人走遍了这些地方,什么也没找到。

正当人们以为他们会再次失败时,伊一突然喊道:“看,有两个脚印!”

几个人顺着伊一的方向看去。伊一不小心打开了一个木箱。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发现了人们踩在底部留下的泥脚印。

盒子不大,大约有一个人的膝盖那么高,每个人都在想。

“这个盒子似乎是用来装东西的。里面的东西都被清空了。但是这么小的盒子藏不住一个人,怎么能在里面找到一个人的脚印呢?”大刀看着箱子,一脸困惑。

正当大家都迷惑不解的时候,姜业国盯着盒子看了很久,然后对他们说:“跟我来。”

四个人带着满满的困惑,带着姜业国来到了孙福的后院。

"事故那天发生的不是张素的轿子吗?"刘怀生认出了它。

姜业国一言不发,径直走进轿子。我看见他用手抓住轿子里的座位,用力抬起来。木板被举起来了。人群有点惊讶,轿子里面的座位,是如此优秀的工艺,不是由实木制成的。姜业国把头探了进去。果然,在狭窄空间的底部,他隐约能看到有人留下的脚印。

看到这一幕,人们仍然迷惑不解。藏人怎么能住在这两个小地方?但是如果你藏不住,怎么会有脚印呢?

就在这时,姜业国开口了:“我知道是谁杀了张素和孙陈豪。”

“什么?”人群惊讶地看着姜业国。刚才,他们显然毫无头绪。

“是谁?”伊一问道。

“这是太阳家族。”

“孙家祖其实是难民,说不好听,连当奴隶的资格都没有。你想一想,他们是如何通过几代人的积累成为一个如今交织在官场购物中心的大家庭的?”

谢春堂都围着桌子坐着,说起太阳鲜为人知的一面,姜业国对众人说道。

“孙家祖被流放,他的脸上烙有铁印,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几个先辈加在一起,拥有大量选票总比每天死去要好。从那以后,他们变得既富有又昂贵。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将不得不过着廉价的生活,即使他们死了,他们也会认出他们。”

“他们做了什么?”夜已经很深了,当蒋业国这样说的时候,伊一无缘无故地感到一阵寒意。

“盗窃”蒋业国想了想,说:“当时不太平,战争很多。军事情报是无形的,但如果获得了,它可能会主宰成千上万人的生活。因此,据说这项工作风险很大,要抓住它没有死刑那么简单,所以很少有人敢做。”

"但是太阳家族敢于一无所有,也不怕失去任何东西."SEAO接着说,“这份工作也相当邪恶。几句话可能会杀死一支军队。”

“简而言之,孙家成功了,成了国王,打败了入侵者。他们也成了战争的英雄。因此,孙家是做生意的,但从他们的祖先开始,他们就一直是朝廷的朋友。”

“能说这么多,这和我们的调查有什么关系?”大刀不支持凶手是孙家的说法。毕竟,这只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问题。这家人怎么会互相残杀呢?

“你知道是什么让孙家变得成功吗?”姜业国看着人群。

“什么?”

"勇气自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取决于武术."科诺停下来说,“我一直在退缩。”

"萎缩的骨头,这不是一个杂耍把戏吗?"大刀出了点意外。

“性质不同。缩骨的杂技技巧只能在人们面前表演,一个接一个,身体被塞进一个狭窄的空间。”姜业国解释道,“孙家缩骨的本事真的可以用在实战中。在体育运动中,身体变化无形,速度极快。此外,当骨骼收缩时,它们可以积聚力量,并在瞬间爆发出来。”

“但是练习这种功夫是非常痛苦和可以忍受的。有必要打破和重塑所有人的骨头,并在骨头被打破时进行练习。当时,太阳家族的几个祖先也坚定不移地决心跨越卢比孔河。”

“有了这种功夫,他们可以藏在任何没有被注意到的角落,获得别人得不到的信息。现在孙家已经达到了目的,但是这种功夫是按照祖先的指示传下来的。太阳家族的雄性必须学会这一点。一方面,他们认为这个痛苦的过程可以磨练自己儿子的心灵,另一方面,能够在商场和官场窃取秘密往往意味着杀人。”

尽管蒋业国说得很对,伊一仍然怀疑凶手是孙家:“先生,根据你的说法,孙家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孙陈豪的父亲孙先生,另一个是他的兄弟孙庆辉。我认为,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

“我也这么认为。”SEAO支持伊一的说法:“即使孙陈豪与张素有染,也只是一个妾。他怎么能为她杀了他的儿子?至于孙庆辉,就更不可能了。孙陈豪是他的兄弟。”

“但现在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从两个脚印判断,凶手是躲在轿子里杀张素的,然后轿子被抬进院子后,其他人离开了,从里面跑了出来。杀死孙陈豪也是类似的策略,躲在房间里,利用人们的不备。如果这是一种常见的骨骼收缩技能,很难不被发现,更不用说被杀死了。”

“躲在轿子里杀人总觉得不太可能。轿夫没注意到吗?”伊一抿了抿嘴唇,轻声说道。

“但是座位上有脚印,而且土壤很新鲜,是最近几天留下的。每个人都见过轿子。木头很好,重量也很大。虽然有个人隐藏,八个强壮的男人扛着它,八个人分担重量,所以没有感觉。最重要的是,还有什么其他解释?当一个活人进入轿子时,路上没有人碰轿子,当他到达那个地方时,他就死了。”

蒋业国问,他们都停止了交谈。事实上,尽管孙家的猜测令人难以置信,但真的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那么即使孙家是凶手,我们也无法证实."伊一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一点,问道。

"看来我们只能试一试。"姜业国压低了声音,看着卢怀胜。“怀生,去发布消息,说凶手在现场留下了重要的东西。我们找到了。我们可以确定凶手在孙福。”

“这能行吗?不会打草惊蛇吧?”卢怀生很担心。

"你必须装腔作势,让凶手认为我们无意中泄露了消息。"姜业国拍了拍卢怀生的肩膀。“如果凶手真的是他们中的一员,仅仅因为凶手在孙府就足以引起他们的警惕和担心。”

"然后我们将从现在开始观看."苏余明明白来江银国的意思:“凶手会来找我们,看看他是否得到消息,他可能还会想偷东西。”

“还不算太晚。我们现在就做吧。”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姜业国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的猜测是从一步一步的推理中推导出来的,但是蒋业国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即使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凶手被谋杀的原因肯定不会像孙陈豪和张苏游之间的事情那么简单。

对于像孙家这样的家庭来说,当凶手被发现时,他被连根拔起

这一定是一个更惊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是关于对孙先生过去20年所做坏事的报复。(作品名称:《坟墓下的灵魂》,余俊安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热门资讯